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文扬

研究领域: 国际关系  一带一路  

E-mail:jerry@ucpnz.com

简 介

  新西兰主流中文报纸《新西兰联合报》社长,上海春秋研究院研究员,发表大量时评文章并合著《中国力》。海军舰载武器系统工程研究生学历,退役前为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室主任。

巴黎圣母院的熊熊大火,教堂塔尖轰然倒塌的那一幕,让“文明崩塌”的话题和争论随之而起。但是即使巴黎圣母院比起纽约双子塔更具象征意味,更带有文明层面上的含义,却仍然构不成“普遍历史”中的问题。放到人类文明的大视野中,终究还是要问:哪个文明的崩塌?哪个阶段的结束?历史上以一场冲天大火宣告的文明崩塌和阶段的结束屡见不鲜。

西方学者看中国,一直都有很多难解之谜,甚至研究越多,谜团反而越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本不是因为中国问题有多神秘、多难懂,归根结底还是西方学者自身的问题。概言之就是两大先天缺陷:一个是老毛病,就是先入为主的“西方中心论”立场,用西方文明做标准评判其他文明;另一个可以叫做不由自主的“现代中心论”立场,用现代社会做标准评判古代社会。

欧洲历史上也有过多次建立“天下国家”的努力,近代之后甚至构建了一个西方化的全球“世界秩序”,但终于没能成功。如果将近现代西方自由主义类比于中国三千年前“德治天下”“协和万邦”的“周道”,那么,今天的世界也很像是“周道衰废”之后的“礼崩乐坏”时期。可见,真正做到“平天下”绝非易事。

文明各有起源,起源于“多元一体”的定居,还是起源于单一部族的迁徙或征战,区别重大,因为这直接决定了后世关于其部族始祖的类型想象。中华始祖的类型很特殊,虽然也照例被尊为战神,但另一个更重要的面貌,则是引导万民在自己土地上生活的圣王。

新中国70年,世界惊呼“中国奇迹”,学者聚焦“中国之谜”,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其实不过是因为大多数人连3000年前的“周朝之谜”都还没解开,当然看不懂。习大大主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从5000年历史传统中走过来的,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凭这两句话,世界各国大学就可以重新开设新课了。

其实,拿希腊学术与中国春秋学术作对比,中国已经“让先”了,因为在文明演化史上希腊属于第二代文明,资格不够。若再往前推1000年,用西南亚的第一代文明与中国酋邦-古国时代进行对比,还能得出一些更重大的结论,因为中国的“天下”,在那个时期即已成型。

如果考虑到第一代的原生文明,除了中华文明之外,其他几个都早早就灭亡了,那么,中华文明的巨大“丛体”形态,也就有了重大的世界人类历史意义。因为正是这一巨大“丛体”确保了规模足够巨大、数量足够众多的定居聚落,使之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形成部落联盟,抵抗住无处不在的蛮族游团的入侵,守护住第一代文明的仅存硕果。

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时间,意义何在?说明了什么?这要看观察这段历史的坐标系和尺度如何选择。若只放在“二战后的世界”的历史尺度中看,70年时间不算短,可视为一段相对完整的历史,还可再细分为几个阶段。但若放在历史上长久王朝或伟大帝国的历史尺度中看,70年也可以只是一个“初期”。

共87条记录 共11页 第1页 bbin游戏平台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先容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文扬:印度印象之三——“活着”的中印对比

2018-05-21

这次印度之行,碰巧与莫迪总理访华同时,当地报纸上有不少关于莫迪中国之行的报道,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