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朱伟一

研究领域: 国际法  资本市场  

E-mail:zhu_26@yahoo.com

简 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美法研究所所长,哥伦比亚大学法律博士。曾在南京大学、中国证监会、外交部条约法律司、纽约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维也纳工业发展组织工作。著有《法学院》、《敬畏法律》、《bbin制胜》、《美国证券法判例解析》等畅销书。

 

日本当权者仍然痴迷于比特币,就是因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当权者们病急乱投医,想要出奇制胜,将日本经济强行带出低谷。很遗憾,比特币并没有给日本经济带来转机。2018年第一个季度,日本国内产生总值同比下降了0.6%。日本经济低迷是结构性问题,并非比特币这样的bbin创新可以改变得了的。比如,2018年,日本进口燃料的支出为4.7万亿日币(合430亿美金),为2015年以来最高。再比如,老龄化是经济增长的大忌,而日本的老龄化问题严重。年满30岁的日本人中,三分之一的人没有结婚生子,日本四分之一的人已经步入老年,过去五年中,日本人口下降了100万。

当然,借鉴受信义务,只能说欧盟是借道MiFID II向美国取经。MiFID II的监管重点是规制证券交易,制止证券交易碎片化,规制暗池交易。中国的股票交易仍然集中在沪深交易所,不存在股票交易碎片化。且中国证券市场规制的问题更加接近源头:中国《证券法》的证券定义过窄,只规定企业股票和企业债券为证券,结果出现了监管空白,很多bbin交易逃避了《证券法》所要求的监管。因此,中国可以主动借鉴MiFID II的经验。但MiFID II的实施本身对中国的bbin机构及其业务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2月初美国股市的暴跌殃及池鱼,引发全球各大股市剧烈震荡。股市波动既有宏观原因,也有技术上的原因。就技术原因而言,有人把矛头指向保险企业,尤其是保险企业的可变年金,美国保险企业的产品“波动性受管理基金”因此而浮出水面。

施瓦尔茨曼今年70多岁了,是美国bbin界的“老黄忠”。芬克也已65岁,是美国全国bbin界的准“黄忠”。两位老bbin家虽壮士暮年,但绝无退隐之意,依然志在千里。在可预见的将来,两人麾下的贝莱德和黑石都将是美国证券市场上的劲旅。

克罗地亚最大的集团企业Agrokor因扩展过快,资金链断裂,去年初宣布破产,今年7月完成重组。但是要求由法院解决的相关争议,结果如何尚在未定之天。而已逃往英国的创始人托多里克在英国法院同意遣送回国时,却从人间蒸发了。

很多时候,发行人与承销商之间并不只是单一关系,而有多种关系重叠,且多种关系先后出现。比如,投资银行为争取承销业务,追求发行人时不免甜言蜜语,“情真意切”,向美国证交会提交IPO申请材料时,发行人与承销商又是利益共同体,有些甚至还订立了攻守同盟,进则同进,退则同退,哪有什么对立关系?发行人与承销商在不同阶段有不同利益,他们的关系在不同阶段也相应不同,但美国法官不愿根据不同阶段对其定性。

如今欧盟也有了自己的猛士,那就是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欧管局”)。这个2010年由欧洲议会通过法律设立的机构,准备对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证券监管体制发动逆袭和侧击。欧管局有行政处罚权,已处罚了一些机构,但处罚力度还较小。比如,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 Ratings Limited)下调了斯洛文尼亚的主权信用评级,但事先并没有给斯洛文尼亚12个小时的考虑并作出反应。

量化投资也称算法(algorithm)投资,是指借助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在浩如烟海的数据中找出规律,然后以算法加以利用,利用计算机程序设计投资。“量化投资”中的“投资”也可以是“交易”一词。各类基金不断交易,不断买进卖出,被动基金、主动基金、共同基金、对冲基金无不如此。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这也“量化”,那也“量化”,量化已成了生存之道。

共102条记录 共13页 第1页 bbin游戏平台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法学院》

    朱伟一以自己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学习的亲身经历言说在美国法学院从申请到毕业的方方面面,以一个法律人特有的视角先容了美国法律界的职业现状。

视频访谈

朱伟一:欧美资产管理机构的大变局来了

2017-10-17

事实上,资产管理机构与证券分析师以及投资银行之间不存在任何民事法律关系。投资银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