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何伟文

研究领域: 宏观经济  中国企业  

E-mail:heww0104@yahoo.com.cn

简 介

  现任商务部国际商报社顾问兼国际商务交流中心主任、中国外经贸英文周刊总编辑,中国美国经济学会理事,中国WTO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研究院中心共同主任,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

大家光谈中美友好还不够,要脚踏实地解决问题才行。尽管中美关系起伏不断,但如果深入下去走到州、县,走到企业中去,就会发现有无限的机会。美国广大的民众和企业是很欢迎中国的。大家要研究美国的基层、企业真正的需求在什么地方,如果在互补的基础上合作,那么中美经贸的利益是牢固的。

习大大主席和川普总统在G20阿根廷峰会期间的会晤成果具有重大历史意义。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温,整个世界贸易和世界经济都感受到负面影响。在这个重要关头,两国领导人商定暂停新的关税措施,马上开始经贸谈判,在相互敬重基础上管控分歧,无疑对中美两国、对整个世界都是好消息。

中美关系跌跌撞撞发展了四十年,像川普这般直面相怼的美国总统并不多见。两国关系走到如今这个境地,多被归因于川普“莽撞粗鲁,不识两国关系之大体”。于是,刚刚过去的美国中期选举,成为了一场堪比总统大选的“盛事”。府院的分离,似乎可以缚住川普的手脚,让他成为一个正常的总统。

美国总统川普实施税收政策改革的原因之一是希冀此举能将美国的跨国企业在海外的高利润产业(预估总数额为2万亿美金)吸引回美国,并以此支撑美国本土的投资,将制造业重新带回美国。然而,虽然的确有大量的国外利润回流至美国,但它们并没有流入实业,而是转而流入了股市,造成了自2018年年初开始的市盈率的爆发增长。奇高的价格利润比造成了近期股市的突然下跌。

最近,有媒体发表了某教授的《2018、2019、2020将是最艰难的三年》,该文第一部分讨论了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由此入题。但这一部分的基本数据和概念都值得商榷。如编辑简单地把出口额除以GDP作为出口依存度。虽然这一比例经常见诸研究报告,但其含义仅仅是参数,不是内涵性比例,不是国民经济对出口的依赖度。

总的估计是贸易斗争趋于激烈,全面贸易战难以避免,但最终谈判达成协议仍有可能。总方针上,打和谈,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总战略上,但战略上大家藐视它,因为深信最终美方无法成功。但战术上不可以忽视,要精心运作,不只准备现在,要做好中期准备。总原则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有理有利有节。

据《日本经济资讯》不久前报道,美欧日三方计划于9月25日举行部长级会议,共同讨论关于世贸组织(WTO)的改革。有消息称,其方案的核心是对采取补贴制度扶持本国特定产业的国家进行约束制裁。日本媒体甚至露骨地称,这样做的当务之急,是设法把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政府留在WTO内。

自美墨8月27日就更新北美自贸协定(NAFTA)达成原则性协议后,川普马上喊话加拿大,限定8月31日前达成协议,否则面临关税惩罚。加拿大外长方慧兰立即赶往华盛顿,与美方日夜兼程谈判,结果仍然未能在大限前达成协议。川普说到做到,昨日发推特说,“与加拿大的贸易谈判本周结束,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没有必要把加拿大留在新的NAFTA里。”

共131条记录 共17页 第1页 bbin游戏平台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先容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何伟文:美“贸易平衡”的政治考量

2017-08-01

近期结束的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美方一再强调缩减逆差和贸易再平衡。但美国对中国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